三十三 热风

luxun 6天前 4

鲁迅《热风》

                            三 十 三〔1〕

  现在有一班好讲鬼话的人,最恨科学,因为科学能教道理明白,能教人思路清楚,不许
鬼混,所以自然而然的成了讲鬼话的人的对头。于是讲鬼话的人,便须想一个方法排除他。
  其中最巧妙的是捣乱。先把科学东扯西拉,羼进鬼话,弄得是非不明,连科学也带了妖
气:例如一位大官〔2〕做的卫生哲学,里面说——
    “吾人初生之一点,实自脐始,故人之根本在脐。……故脐下腹部最为重要,道书
  所以称之曰丹田。”
用植物来比人,根须是胃,脐却只是一个蒂,离了便罢,有什么重要。但这还不过比喻奇怪
罢了,尤其可怕的是——
    “精神能影响于血液,昔日德国科布博士发明霍乱(虎列拉)病菌,有某某二博士
  反对之,取其所培养之病菌,一口吞入,而竟不病。”
据我所晓得的,是Koch博士〔3〕发见(查出了前人未知的事物叫发见,创出了前人未
知的器具和方法才叫发明)了真虎列拉菌;别人也发见了一种,Koch说他不是,把他的
菌吞了,后来没有病,便证明了那人所发见的,的确不是病菌。如今颠倒转来,当作“精神
能改造肉体”的例证,岂不危险已极么?
  捣乱得更凶的,是一位神童做的《三千大千世界图说》〔4〕。他拿了儒,道士,和尚
,耶教的糟粕,乱作一团,又密密的插入鬼话。他说能看见天上地下的情形,他看见的“地
球星”,虽与我们所晓得的无甚出入,一到别的星系,可是五花八门了。因为他有天眼通〔
5〕,所以本领在科学家之上。他先说道——
    “今科学家之发明,欲观天文则用天文镜……然犹不能持此以观天堂地狱也。究之
  学问之道如大海然,万不可入海饮一滴水,即自足也。”
他虽然也分不出发见和发明的不同,论学问却颇有理。但学问的大海,究竟怎样情形呢?他
说——
    “赤精天……有毒火坑,以水晶盖压之。若遇某星球将坏之时,即去某星球之水晶
  盖,则毒火大发,焚毁民物。”
    “众星……大约分为三种,曰恒星,行星,流星。……据西学家言,恒星有三十五
  千万,以小子视之,不下七千万万也。……行星共计一百千万大系。……流星之多,倍
  于行星。……其绕日者,约三十三年一周,每秒能行六十五里。”
    “日面纯为大火。……因其热力极大,人不能生,故太阳星君居焉。”
其余怪话还多;但讲天堂的远不及六朝方士的《十洲记》〔6〕,讲地狱的也不过钞袭《玉
历钞传》〔7〕。这神童算是糟了!另外还有感慨的话,说科学害了人。上面一篇“嗣汉六
十二代天师正一真人张元旭”的序文,尤为单刀直入,明明白白道出——
    “自拳匪假托鬼神,致招联军之祸,几至国亡种灭,识者痛心疾首,固已极矣。又
  适值欧化东渐,专讲物质文明之秋,遂本科学家世界无帝神管辖,人身无魂魄轮回之说
  ,奉为国是,俾播印于人人脑髓中,自是而人心之敬畏绝矣。敬畏绝而道德无根柢以发
  生矣!放僻邪侈,肆无忌惮,争权夺利,日相战杀,其祸将有甚于拳匪者!……”
这简直说是万恶都由科学,道德全靠鬼话;而且与其科学,不如拳匪〔8〕了。从前的排斥
外来学术和思想,大抵专靠皇帝;自六朝至唐宋,凡攻击佛教的人,往往说他不拜君父,近
乎造反。现在没有皇帝了,却寻出一个“道德”的大帽子,看他何等利害。不提防想不到的
一本绍兴《教育杂志》里面,也有一篇仿古先生的《教育偏重科学无甯偏重道德》〔9〕甯
字原文如此,疑是避讳〔10〕的论文,他说——
    “西人以数百年科学之心力,仅酿成此次之大战争。……科学云乎哉?多见其为残
    贼人道矣!”
    “偏重于科学,则相尚于知能;偏重于道德,则相尚于欺伪。相尚于欺伪,则祸止
  于欺伪,相尚于知能,则欺伪莫由得而明矣!”
虽然不说鬼神为道德根本,至于向科学宣告死刑,却居然两教同心了。所以拳匪的传单上,
明白写着——
    “孔圣人
     张天师傅言由山东来,赶紧急傅,并无虚言!”(傅字原文如此,疑传字之误。)
  照他们看来,这般可恨可恶的科学世界,怎样挽救呢?《灵学杂志》内俞复先生答吴稚
晖先生书〔11〕里说过:“鬼神之说不张,国家之命遂促!”可知最好是张鬼神之说了。
鬼神为道德根本,也与张天师和仿古先生的意见毫不冲突。可惜近来北京乩坛,又印出一本
《感显利冥录》〔12〕,内有前任北京城隍白知和谛闲法师的问答——
    “师云:发愿一事,的确要紧。……此次由南方来,闻某处有济公临坛,所说之话
  ,殊难相信。济祖是阿罗汉,见思惑已尽,断不为此。……不知某会临坛者,是济祖否
  ?请示。
    “乩云:承谕发愿,……谨记斯言。某处坛,灵鬼附之耳。须知灵鬼,即魔道也。
  知此后当发愿驱除此等之鬼。”
“师云”的发愿,城隍竟不能懂;却先与某会力争正统。照此看来,国家之命未延,鬼兵先
要打仗;道德仍无根柢,科学也还该活命了。
  其实中国自所谓维新以来,何尝真有科学。现在儒道诸公,却径把历史上一味捣鬼不治
人事的恶果,都移到科学身上,也不问什么叫道德,怎样是科学,只是信口开河,造谣生事
;使国人格外惑乱,社会上罩满了妖气。以上所引的话,不过随手拈出的几点黑影;此外自
大埠以至僻地,还不知有多少奇谈。但即此几条,已足可推测我们周围的空气,以及将来的
情形,如何黑暗可怕了。
  据我看来,要救治这“几至国亡种灭”的中国,那种“孔圣人张天师传言由山东来”的
方法,是全不对症的,只有这鬼话的对头的科学!——不是皮毛的真正科学!——这是什么
缘故呢?陈正敏《[辶豚]斋闲览》〔13〕有一段故事(未见原书,据《本草纲目》〔14
〕所引写出,但这也全是道士所编造的谣言,并非事实,现在只当他比喻用)说得好——
    “杨[面力]中年得异疾;每发语,腹中有小声应之,久渐声大。有道士见之,曰:
  此应声虫也!但读《本草》取不应者治之。读至雷丸,不应,遂顿服数粒而愈。”

    关于吞食病菌的事,我上文所说的大概也是错的,但现在手头无书可查。也许是K
  och博士发见了虎列拉菌时,Pfeffer博士以为不是真病菌,当面吞下去了,
  后来病得几乎要死。总之,无论如何,这一案决不能作“精神能改造肉体”的例证。一
  九二五年九月二十四日补记。


  〔1〕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一八年十月十五日《新青年》第五卷第四号,署名唐俟。
  〔2〕 指蒋维乔,江苏武进人,民国初年曾任南京临时政府教育部秘书长,当时任北
洋政府教育部参事。他一九一四年出版《因是子静坐法》一书,提倡“静坐”。在该书《原
理篇》中,有“人之根本在脐”,“丹田者亦名气海,在脐下腹部”等语。在他译述的日本
铃木美山所著《长寿哲学》的《病之原因》一节中,引用了德国“科布博士”(即科荷博士
)吞食细菌的事,来证明“霉菌进入人身,而精神正确时,决不成病”,把精神的作用夸张
到荒谬的程度。
  〔3〕 Koch博士 科荷博士(1843—1910),德国病菌学家。关于吞食
细菌的事,本文“补记”有所改正,但仍有误。Pfeffer博士应为沛登柯弗博士(M
.von Pettenkofer,1818—1901)。他是旧式的病理论者,认为
疾病系由于体液变坏,和细菌无关。他吞了科荷所培养的霍乱菌,结果泻腹,并没有得霍乱
病,但这只是证明病菌致病还必须有生理的条件,如果身体健康,即使细菌侵入体内,也能
抵抗。
  〔4〕 神童 指当时山东历城一个叫江希张的孩子。传说江希张不到十岁,就著了《
四书白话解说》、《息战》、《大千图说》等书,其实都是他父亲江钟秀和别人代写的。中
国反动势力和帝国主义分子把他吹捧为“神童”,加以利用。美帝国主义分子李佳白(Ro
bert Richard Lee)除了操纵万国道德总会出版《息战》一书外,并为该
书写序,称他“具天纵之姿,有卫道之志”,“以一童子而能融洽教理,为世界民族请命”
。《三千大千世界图说》,即《大千图说》,一九一六年出版。作者在书中说他创立“三千
大千世界之说”,是鉴于“近来物质家,创无天帝鬼神之说,一时靡然从风,不知其贻害之
大,将有使全球民物同归于尽者”,扬言要使“天下人人莫不敬天畏天”。下面所引的几段
文字,分别见于该书“大千世界总论”、“赤精天”、“众星系总论”、“太阳星”等部分。
  〔5〕 天眼通 佛家语,所谓“六通”(六种广大的“神通”)之一,即能透视常人
目力所不能见的东西。
  〔6〕 《十洲记》 即《海内十洲记》,一卷,旧题汉代东方朔著,实为六朝方士所
作。内容系讲述荒诞的神仙故事。
  〔7〕 《玉历钞传》 全称《玉历至宝钞传》,共八章,是宣传封建迷信的书,题称
宋代“淡痴道人梦中得授,弟子勿迷道人钞录传世”。内容系讲述所谓“地狱十殿”的情况
,宣扬因果报应。
  〔8〕 拳匪 当时一些人对参加义和团运动的人民群众的蔑称。参看本卷第165页
注〔8〕。
  〔9〕 《教育杂志》 月刊,绍兴县教育会编辑,一九一四年创刊。《教育偏重科学
无甯偏重道德》一文,载一九一八年八月该刊第二十五期。
  〔10〕 封建时代用字避免与皇帝和尊长名字相同,叫做“避讳”。清宣宗(道光)
名[上日下文]宁,故清人和遗老将“宁”改用为“甯”。
  〔11〕 《灵学杂志》 应为《灵学丛志》,是当时宣传迷信的一种刊物,上海灵学
会编,一九一八年一月发刊。俞复,江苏无锡人,当时“灵学派”的重要人物之一。一九一
七年十月在上海与陆费逵等人设立盛德坛扶乩,组织灵学会,《灵学丛志》即由他主持。他
的《答吴稚晖书》载于该刊第一卷第一期。吴稚晖(1865—1953),名敬恒,江苏
武进人,国民党反动政客。早年参加同盟会,自称无政府主义者。一九二七年后积极支持蒋
介石的反共反人民的活动。
  〔12〕 《感显利冥录》 应为《显感利冥录》。下面引语中的“所说之话”,原作
“所说之语”。
  〔13〕 《[辶豚]斋闲览》 宋代陈正敏撰,原本十四卷,今佚。《说郛》第三十二
卷中,收入四十余条。《应声虫》条中说:“淮西士人杨[面力]自言中年得异疾。每发言应
答,腹中辄有小声效之;数年间其声浸大。有道士见之,惊曰:‘此应声虫也;久不治延及
妻子,宜读《本草》,遇虫所不应者,当取服之。’[面力]如言读至雷丸,虫忽无声,乃顿
饵数粒遂愈。”
  〔14〕 《本草纲目》 明代李时珍撰写的药物学著作,共五十二卷。文中所引的话
见该书第三十七卷木部之四镑木类“雷丸”条。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